非攻不是受

吃郑楚all楚 all叶 顾韩 尘炎all炎,吃好多冷cp快来投喂我o(≧v≦)o

© 非攻不是受 | Powered by LOFTER

羡慕

无望系列之一,羡慕
泽田纲吉很羡慕白兰杰索。
白兰杰索永远都是那么自在随意,笑的眉眼弯弯。就像世界上没有任何是可以让他担心一样,他肆意的玩弄规则,让自己在规则下生活的最好,在厌恶规则后随意的开始建立属于他的规则。
这是泽田纲吉最羡慕的生活。
泽田纲吉并没有比白兰弱多少,但他永远都做不到像白兰那样随意自在,也许在他接受彭格列的那天起,他就注定要被黑暗笼罩住一生,直至死去。他不是不想反抗,可他却无力反抗。
放手权利隐居他乡?他不能放弃手中的权力,一旦松手,他的家人,他的伙伴,他的爱人,以及他自己,都将万劫不复。没有任何首领会放任比自己威信高的年轻力壮的前代首领活在世上,所以,他不能放手。
改变这个里世界?他也做不到,之前的雄心壮志,之前那个敢说出“会毁了彭格列”的泽田纲吉,已经不存在了。从被绑上了规则的锁链开始,从真正认识到人性的黑暗开始,从第一次亲手杀死一个人,死人的鲜血迸溅在他身上开始,泽田纲吉就死了,他被埋葬在最深最深的地里,被遗忘在最深最深的记忆里,那个光明的泽田纲吉,现在的他,只是回忆都是亵渎。现在的泽田纲吉,是泽田纲吉彭格列,而不是当时的十代目继承人。继承人仍有任性的机会,而他,早就没有了。
越是被规则束缚的紧了,越渴望松绑的那一天越羡慕那些可以利用规则,玩弄规则,甚至无视并推翻规则的人。他羡慕白兰杰索,羡慕他的肆意妄为,羡慕他的自由自在,羡慕他敢无视周围人的目光,羡慕他可以不费分毫力气就将世界在手中把玩。泽田纲吉渴望那种生活,如鱼之渴水,越是干涸,越是要张大嘴巴去呼吸。他就是那条鱼,在反复挣扎中慢慢竭力死去。
在入江正一将子弹射入他胸膛的时候,他是真的想一睡不醒,无论在怎么样的历练,他都无法不去逃避这个世界,逃避这个束缚着他,杀死了‘他’的世界。他不想再醒来面对着众人的恶意还要不在意的微笑,他只想好好的做一个平凡的人,平凡一辈子。
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
白兰杰索,是他另类的“救赎”。
他一辈子都无法达到的样子。
他唯一的信仰。
在密鲁菲奥雷的两位首领都牺牲后之后,密鲁菲奥雷的残党仍然坚守总部,想来分一杯羹的黑手党们都被他们打退,直至彭格列重整旗鼓,一气全灭了密鲁菲奥雷残党,这才使这个曾经让黑手党里人人战粟的家族彻底覆灭。
其中,密鲁菲奥雷残党对白兰杰索的忠诚坚定到毫不动摇,有些人甚至直到死的前一刻,还在为了他们的信仰而战。
是的,白兰杰索是他们的信仰。他拯救了即将破灭的杰索家族,让他们找到了生命的意义,他是信仰。
这件事让黑手党的人震撼,虽然黑手党的家族制要求成员的绝对忠诚,但也无法做到让所有人将首领奉为信仰并在首领死后仍然忠诚。
泽田纲吉近乎病态般的执着的救下了密鲁菲奥雷一个残兵,将其治疗好后,开始了解士兵眼中的白兰杰索。那与他所了解的完全不同,看似潇洒自在的白兰杰索,会为了判公文而熬夜,会不断的游走在交际场合彻夜不休,会因为一场恶战而变得灰头土脸,会为了家族产业而伤透脑筋,。
原来……他和我一样也是人。泽田纲吉笑着,将头埋在白兰杰索的照片上。
当“救赎”染上人气后,他就在也无法把白兰杰索当做信仰去看待了。
泽田纲吉找到被封印的玛雷指环,将它挂在脖子上,那是那个男人留下的,极少的遗物。泽田纲吉在烦躁的时候也会把玩着玛雷指环,当做是自己的慰藉。当他向玛雷指环注入火焰后,他的人生又多了一项新的活动——观看白兰的记忆。
也许是玛雷指环掌控空间的特性和彭格列指环掌控时间的特性在作怪,每当他将火焰输入玛雷指环中,指环都会在他脑海里回放一段白兰的记忆,有这个空间的,也有其他空间的。
无论是哪个空间的白兰,都是当之无愧的天之骄子,自在肆意的微笑和倒王冠刺青让他永远都那么醒目。泽田纲吉近乎贪婪地看着这些记忆,每一段记忆,都让他更了解白兰杰索这个人,他的一举一动,他的悲伤快乐,他的喜好兴趣,他的一切的一切,都让泽田纲吉深深的迷恋:看到白兰杰索在世界各地游玩,他会忍不住想要去那些地方再见证一次白兰杰索的痕迹;看到白兰杰索再用棉花糖摆模型,他会会心一笑;看到白兰杰索温柔地对待入江正一,他会忍不住想要冲上前杀了入江正一……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也许在很久很久以前,他就中了一种叫做“白兰杰索”的毒。
他开始更加频繁的使用玛雷戒指,为了能看到更多的白兰,他甚至慢慢的将玛雷指环解封,相对的,他的身体愈发差了,在剧烈运动过后竟会咳血,这让他有些不安,但他仍然没有放弃使用玛雷戒指,他已经离不开它了。
再后来,泽田纲吉看到了一个自己与白兰和谐相处的世界。
在那一瞬间,看着说说笑笑的泽田和白兰,他差点忍不住要杀了自己。他羡慕自己,并想杀了自己。
世界上最悲哀的爱情,不是恋人死了,你还活着。而是直到他死了,你才知道,你爱他。
泽田纲吉爱上了白兰杰索。
泽田纲吉开始频繁的梦到白兰杰索,一开始是他们之间和谐相处的片段,后来,是他们亲密举动的画面,再后来……
每当他回想那场梦中,他将那个骄傲的王者压在身下的情景时,他都会兴奋的战栗不已。他的心好久都没有这样的跳动过了,这样单纯而又虔诚的,为一个人而跳动。尽管,那个人已经逝去。
但他仍然忍不住去幻想,去希望,在某一个世界里,他不用再被彭格列这个庞然大物束缚,他那样的肆意自在,和白兰一起打闹,一起说笑,一起讨论下一个游戏目标是什么,一起……做着他从来都只敢幻想的事情。
可是白兰已经死了。
是十年前的自己亲手杀了他的。
我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我杀了我杀了我杀了我杀了我杀了我杀了我杀了我杀了我杀了他杀了我。
这成为了泽田纲吉最大的噩梦。
在这样的噩梦中,泽田纲吉变得愈加疯狂,他开始憎恨自己,憎恨所有参与过这件事的人,包括他的家族,他的守护者。
他的世界失去了色彩。
他生活的意义只剩下了复仇,为白兰而复仇。
他开始向之前参与了密鲁菲奥雷敌对计划的人下手,他第一个杀的,就是入江正一。
你怎么敢在他的眼里如此特殊,泽田纲吉面目狰狞的看着实验室里反复挣扎的入江正一,他在入江正一的实验室里放了在看白兰记忆时知道的毒药,因为那个世界是以药物科技为主的世界,在他们这里,,这种毒药是无法被检测出的,大家,顶多只会认为入江是急性病发作。泽田纲吉阴暗的想到。
接下来,他要对付的是——瓦里安。没有瓦里安的帮助与拖延,白兰也不会死吧。泽田纲吉以谋逆之名解决了瓦里安的人,鉴于瓦里安早有前科,其他家族只当这是彭格列的家族内战,就连家族里的人,都认为泽田纲吉是在排除异己,杀鸡儆猴。毕竟在他假死之时,有了小心思的人可是不少啊。
接下来的行动就更顺利了,体质仍虚弱的六道骸在任务中丧生;库鲁姆不听他人劝告,执意私自和犬与千种跑出总部去为六道骸报仇,结果与对方同归于尽;笹川了平在对外扩张战争中身中数弹不治身亡;蓝波波维诺被敌对家族暗杀,身受重伤被波维诺家族带回治疗,不久波维诺家族就传来蓝波成为植物人的消息,由他的表弟兰西波维诺任下任首领;云雀恭弥挑衅其他家族首领被杀;面对其他人,泽田纲吉还下得去手,但只有和他关系最好的狱寺隼人和山本武他下不去手,最后,他只是设计他们让山本武失去了双手,狱寺隼人失去了一只眼睛。泽田纲吉看着报告书,撇撇嘴,至少,他们还活着不是么。
最后,果然只剩下自己了。泽田纲吉站在高楼之上,俯视着下面。怪不得白兰爱把家族总部设在现代化高楼之上,俯视众生的感觉,真的很好啊。泽田纲吉默默想着,看向了原彭格列总部所在地,那里现在已是一片火海了,他在某次翻修时在总部地下埋上了数吨炸药,只消轻轻一摁遥控器,盘踞在意大利数百年的彭格列,就这么烟消云散了。
泽田纲吉扔开手中的遥控器,静静的燃烧起了大空火焰,任火焰在自己身上燃烧。好疼啊 ,白兰当时,也是这样吧。泽田纲吉紧紧抓着玛雷指环,在心里默默念着,我就要来陪你了,我的爱。我这一生,唯一的信仰。
听说,人在死前能看到自己最想看到的事物,所以白兰,你来接我了么,泽田纲吉灿烂地笑着,向眼前的幻影伸出了手……














※※※※※※※※※※※※※※※※※※※※※※※※※※
    下面是真相大揭秘,看完家教全文的人都知道,十年前的白兰随性肆意到极点,却也没有未来篇中的急切焦躁,在本文设定里白兰是 受到玛雷指环的影响,越发狂躁冷漠,甚至有了毁灭旧世界重建世界的想法,毕竟那么强的力量,也是要有缺点的,并且这种力量越用对身体伤害越大,所以泽田纲吉才会咳血,未来篇里白兰在使用能力后也有虚弱期,在玛雷戒指被封印后,它需要更多的火焰来维持并解除封印,所以它会让本身不具有资质的泽田纲吉看到白兰的经历和其他世界的信息,这些都是用来引诱泽田纲吉的诱饵,泽田纲吉越使用玛雷戒指就越迷恋这种能力所让他看见的“白兰”,越离不开玛雷戒指,他开始和白兰一样 变得焦躁,但因为他习惯性的隐忍,他的负面情绪会越来越多,直到情绪直接爆发,也就黑化了。
    至于泽田纲吉会将白兰当做信仰,并会爱上白兰,这也是有原因的,我在前面说过,泽田纲吉他被束缚的太禁了,所有当看到同样身份却自由自在的白兰,他会产生羡慕心理,并且开始下意识关注白兰,越是关注,就越羡慕越是羡慕,印象越深刻,直到后来,他心里就留下了名为“白兰”的刻印。大家都知道,当一个人的境遇比我们强一点,我们会羡慕嫉妒恨,但当一个人在我们心里比我们强上很多之后,我们就会不自觉的仰望他,甚至认为自己永远及不上他,从而把他当作一种标示,一个里程碑,去仰望去信仰。这些都只是铺垫,因为我们会信仰神确不会爱上神,只有当自己认为自己站在与信仰相近的地方,并且发现信仰也并非完美的时候,我们才会把心中的信仰拉下神坛,才会爱上他。所以,真正让泽田纲吉爱上的,是他在别人口中了解的并自己看到的日常中

评论(6)
热度(22)